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官方微信

  • 大眾網官方微博

  •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山東頻道>山東新聞
首頁>山東頻道>山東新聞

村醫隊伍面臨斷層!多地試水,村醫轉正有望“天塹變通途”

2021

04/21
來源:

大眾網

作者:

于琳琳

手機查看

  鄉村醫生是我國農村居民的“健康守護人”。他們長期扎根“云深不知處”,以心為燈,默默奉獻,守護著億萬村民的健康。但是,隨著老一代村醫逐漸退出歷史舞臺,新一代村醫補充力不足,這支隊伍面臨著人才斷層的危機。

  據《2019年我國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到2019年底,全國僅剩村醫79.2萬,從最近5年數據來看,村醫數量依舊以平均每年5萬的速度銳減。一度是備受村民尊敬的“體面營生”,為何現在卻不受歡迎了?

  行醫半生,仍是“背著藥箱的農民”

  據統計,我國近1/4的村醫超過60歲,他們從赤腳醫生年代走來,一干就是一輩子。可是行醫幾十年,依然還是“背著藥箱的農民”,在崗時存不了積蓄,離崗后不能非法行醫,職業沒有正式編制,晚年生活缺少保障,讓這個職業逐漸失去了對年輕人的吸引力。

2021年3月3日,河北張家口,張明亮架著雙拐行走在暮色中的出診的路上。

  據了解,目前鄉村醫生收入來源包括三部分:一是藥品零差價銷售后的基本藥品補助;二是收取診療費;三是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費。盡管不同地區村醫收入存在差異,但大部分人每年拿到手也就兩三萬元。

  即便是收入不多,各種費用還經常面臨遲發、緩發或不發的情況,采購藥品還要自己墊錢,產生醫療糾紛還要自己賠付,平時還要面臨各種考核、評比,不少村醫坦言:“我們干著公務員的活,操著醫生的心,卻享受著農民的待遇。”

  去年6月1日,國家出臺《中華人民共和國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明確村醫不是農民,而是醫療衛生專業人員。但是將近一年過去,許多村醫的身份問題仍然不明確,“說是農民吧,不干農活反而隔三岔五開會,還開著診所穿白大褂治病救人;說是醫生吧,和農民一樣繳納新農合。”看不到未來的希望,許多村醫選擇改行另謀出路,很多年輕村醫也不愿再走父輩的路。

  平凡之軀,書寫不平凡的故事

  村醫,是一個村里不可缺少的關鍵人物,他們兜起了農村居民健康的三級醫療衛生網網底。無論是日常生活,還是疫情面前,他們用責任守衛一方百姓健康,用擔當筑起村民生命屏障。他們秉持著一根針、一把草的精神,在一個平凡的崗位上,書寫著不平凡的故事。

  山西大寧縣樂堂村“80后”村醫賀星龍,行醫十八年,出診次數高達17萬人次,總行程達到40多萬公里,足以繞地球10圈。騎壞了7輛摩托車,背爛了12個藥包,為百姓墊付醫藥費10多萬元,免收出診費近40萬元……村里的老人們怕他離開,對他說:“星龍,你不能走,你走了我們就活不成了。”對于這些,賀星龍表示:“在哪里當醫生并不主要,最主要的看哪里最缺醫生。”

賀星龍在村頭給村民看病。

  四川省甘孜州爐霍縣斯木鄉中心衛生院的譚曉琴,為了到山溝里給病人看病,有時要騎著自行車來回上百公里。因為條件差,很多醫生來了就走,只有她在這里待了十年。2010年,譚曉琴被查出罹患“右支氣管大細胞癌”,每次到成都治病,她都要為村民帶一堆村里買不到的藥。她說:“希望在有限的時間里能多為別人做點什么。”

譚曉琴在給病人看病。

  疫情期間,也有無數村醫不舍晝夜、不畏風雪,僅憑一只口罩沖鋒在一線。4月27日,湖北武漢李家集鎮52歲的村醫江群恩看診時,突發腦出血不幸離世。據了解,他曾在戰疫一線連續工作五十余天,平均每半天的門診量就有40多人。下葬當天,有兩百多名村民自發前來送行。

  正是因為有了這些鄉村醫生的堅守,才有了中國幾億鄉鎮居民的健康。對于很多人來說,村醫是兒時打針討厭的那個“壞叔叔”,也是離家后父母健康的“守護者”,甚至已經成為溫暖的鄉愁牽掛。

  多地試水,村醫轉正有望“天塹變通途”

  近年來,國家高度重視醫療改革建設。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 “加強全科醫生和鄉村醫生隊伍建設”。《鄉村振興戰略規劃》也明確提出,要“切實加強鄉村醫生隊伍建設,支持并推動鄉村醫生申請執業(助理)醫師資格”。在政策的鼓舞下,全國多地勇敢邁出改革步伐,村醫轉正之路有望“天塹變通途”。

  日前,陜西省漢陰縣醫療改革成果獲國家衛健委肯定。明確村衛生室為衛生院派出機構,實行競聘上崗,村醫為衛生院職工。另外,還將村醫年工資從3萬元提升至6萬元,并統一辦理了城鎮職工養老保險。

陜西省漢陰縣醫改競聘會。

  貴州省麻江縣實施鄉村醫生“員額制”改革。全面實行鄉村醫生聘任制,將村醫納入編制內人員管理,補助由1117元/月提高到2000元/月,在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和醫療責任險基礎上增加工傷保險、醫療保險。

  湖北省宜昌市將村衛生室作為鄉鎮衛生院派駐機構進行統一管理,將鄉村醫生納入鄉鎮衛生院編制內管理。

  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明確全區村級衛生從業人員在取得執業(助理)醫師資格后,納入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編內管理。

  為了吸引人才,國務院允許16省份相關畢業生免試申請鄉村醫生執業注冊。山東省淄博市推出“第一村醫制”,由市級醫院選派骨干醫生入駐薄弱村,以幫扶形式填補村醫空白。江蘇省揚州市面向村衛生室、鄉衛生院,培養高質量醫學人才,市財政按照每人每年3000元、5000元標準給予定額補助。

  從一到多,由點及面,鄉村衛生隊伍建設正在變得越來越規范,村醫職業的前景也變得越來越光明。相信在不久的將來,越來越多的村醫都能夠更有尊嚴、更有地位的為村民健康保駕護航。

  對癥下藥,用對方子才見療效

  據《2020年中國衛生健康統計年鑒》顯示,我國村醫老齡化現象嚴重,不到35歲的村醫僅占5%;村衛生室的醫務人員有78%為中專學歷,本科以上學歷的村醫寥寥無幾。

  由于年齡老化、學歷水平低,隊伍的平均知識技能水平長期得不到更新,與上級醫療機構間的學術知識出現脫節現象。而且由于待遇保障不足,也很難吸引專業水平高、醫療技藝精湛的醫生到農村工作。也因此,村民對村醫的信賴感下降,更傾向于選擇到城鎮求醫,如此形成惡性循環,嚴重阻礙了醫療隊伍的發展。

  想要解決目前鄉村醫療面臨的困境,必須要對癥下藥,用對“方子”才能見“療效”。

  首先,提高待遇是重點。再大的慈善家也需要有充足的物質基礎作為保障。各地應落實鄉村醫生各項補助待遇,建立符合醫療行業特點的薪酬制度,鼓勵多勞多得、優勞優得,使其收入與付出相匹配。同時,加快推進鄉村醫生養老保險制度建設,使每一位鄉村醫生都能老有所養,解除后顧之憂。

  其次,提升水平是關鍵。醫學飛速發展,技術日新月異,如果醫生不能與時俱進,很快就會被淘汰。因此,應盡力為鄉村醫生提供更多學習進修機會,同時在職稱評定上給予傾斜,使其能夠不斷掌握新知識、新技術,為廣大農民提供高質量的基本醫療衛生服務。

  再次,晉升空間是保障。目前,部分年輕鄉村醫生覺得職業前景不明朗。因此,應建立人才一體化管理機制,逐步打破人事管理的壁壘和障礙。對長期在村衛生室工作,且已取得執業資格的鄉村醫生,納入鄉鎮衛生院統一管理。允許年輕村醫在規定服務期滿后調動到上一級醫院工作,優先提拔任用有基層鄉村醫療工作經驗的優秀醫生。

  最后,留住人才是根本。要立足農村實際,培養一批“留得住、用得上”的人才。目前,國家已經在高等醫學院校開展培養工作,重點為鄉鎮衛生院及以下的醫療衛生機構培養從事全科醫療服務的醫學人才。隨著健康中國戰略深入實施,相信會有更多醫療工作者選擇留在鄉村,為廣大村民提供高水平的醫療服務。

資料圖。

  左肩背藥箱,右肩扛鋤頭。可以說,沒有村醫的付出,就難有村民的健康,也就沒有全民的小康。在未來,隨著國家政策的幫助和扶持,鄉村醫生,這個平凡又偉大的職業,一定會更加光明、更有朝氣,必將重新爆發出巨大的力量。畢竟,村醫有尊嚴,全民健康才更有底氣。

  (大眾網·海報新聞編輯 于琳琳 綜合自人民日報、國家衛健委、光明日報、浙江在線、健康陜西等)

責任編輯:葛思琦

相關推薦 換一換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