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官方微信

  • 大眾網官方微博

  •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山東頻道>山東新聞
首頁>山東頻道>山東新聞

安徽烈士遺孤90歲重“見”父親:8歲永訣,今天看見父親“笑”了

2021

04/21
來源:

大眾網

作者:

杜虹曉

手機查看

(記者:郭由 編輯:趙洪棟)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杜虹曉 淮北報道

  “列車前方到站,淮北站……”4月8日23時10分,林宇輝乘坐高鐵抵達淮北站。

  從濟南來淮北這一路上,盡管時間很晚,但林宇輝仍沒有休息,他依然眉頭緊鎖,不停地在手機上放大、縮小,反復揣摩著烈士家屬的照片……

  林宇輝說:“這次去安徽淮北,是給一位在抗日戰爭犧牲的烈士張厚義畫像,烈士的兒子今年90歲高齡,行動不便,是目前在世的唯一見過烈士的人,所以我們這次專程去淮北,圓老爺子的夢。”

  林宇輝此前在山東省公安廳刑事偵查局物證鑒定中心工作,從事刑事模擬畫像已近20年,曾通過模擬嫌犯畫像等協助各地公安機關破獲多起疑難案件。從2017年,林宇輝警官參加央視《等著我》欄目,為一位烈士畫像得到高度好評之后,全國各地陸續有烈士家屬來找他為烈士畫像。

林宇輝與張傳賢一家

  烈士曾五次負傷 犧牲前高歌“共產黨好,把日本鬼子趕出中國……”

  4月9日一早,林宇輝一行人來到烈士兒子張傳賢的家,穿過窄窄的巷道,一眼便看到了張傳賢家門牌上掛著金燦燦的“光榮之家”。

  1913年8月,張厚義出生在烈山區古饒鎮王店孜村一戶貧苦的農民家庭,1927年便跟隨著地下黨參與革命活動,1938年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1944年,年僅31歲的張厚義,犧牲在濉溪縣邵山。

  據烈士的孫子張安臨了解,張厚義烈士生前共受了五次傷,三次輕傷、兩次重傷,最嚴重的一次腹部多處貫穿槍傷,也僅在家休息了兩個月,剛能下地走路,便又投身到抗日戰爭當中。

  1944年,身為連指導員的張厚義接到上級指令,要求掩護大部隊轉移,任務是堅持到第二天凌晨,于是張厚義便帶著一個連的兵力,在邵山與敵軍展開了周旋,為了吸引敵軍火力,張厚義與敵人打起了游擊,讓敵軍大部隊一直往山上聚集,當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張厚義圓滿完成了任務,成功為我軍大部隊轉移贏得了時間,但是所有下山的路都被敵軍封住了,彈盡糧絕的張厚義與敵軍拼殺到最后。

  后來,張安臨聽當時村里的百姓講,那場戰爭打得太激烈了,老百姓都不敢出門,一直到晚上沒有槍聲的時候,才聽到山上傳來了張厚義烈士的歌聲,他在唱“共產黨好,打倒日本鬼子,把日本鬼子趕出中國去……”歌聲一直持續到凌晨三點,就沒了人聲。

  后來大部隊回來尋他,身受重傷的張厚義躺在一個石板上,仰面朝天,鮮血浸濕了整個石板。

張厚義烈士證及畫像

  林宇輝還原后代心中面帶笑容的烈士

  “拜托,拜托……”說起烈士張厚義的形象,90歲高齡的張傳賢便雙手合十,不停地拜向林宇輝。

  “我的父親跟我爺爺很像,細長的臉型,也是雙眼皮。最后一次見我父親的時候,他是被戰友抬回來的,躺在棺材里,穿著新四軍的衣服。”張傳賢拿著爺爺的照片,仿佛陷入了回憶里,嘴里喃喃地跟林宇輝說。

  張安臨告訴記者,父親一直很想念爺爺,但以前從不跟別人說,都是自己忍著。現在年紀大了,每年清明節,小學都會組織學生去給爺爺掃墓,父親在給學生講爺爺的事跡的時候,總是忍不住痛哭流涕。“聽說林警官要來,我父親每天都要拿出裝資料的袋子仔細檢查好幾遍才能放心入睡”,“他很想念爺爺,這次畫像,對他來說也是一種彌補,填了他童年的缺憾。”

  林宇輝通過現場對烈士兒子、孫子,以及留存資料的比對,修改了畫像的細節。

  當畫像遞到張傳賢手中的時候,這位90歲的老爺子咧開了嘴,瞇起了眼睛,聲音顫抖地說:“很像,很像我的父親。”

  緊接著,張傳賢就將目光轉移到林宇輝的身上:“林警官,我能不能有個請求,我的父親是一個很樂觀的人,他經常給我們講故事。在我的印象里,最后見他的幾次,他都是帶著笑容的,您能否讓他笑起來?”張傳賢含著淚光的眼神里充滿著祈求。

  “可以的,”林宇輝堅定地回答了一聲,“我現在就給您修改,您稍等一下。”

  “在目前畫過的90多幅畫像中,這個第一位烈士家屬提出想要烈士帶著笑容的,此前一般為了傳遞軍人精神,都保持烈士的嚴肅,但是這次在烈士兒子心目中的父親是面帶笑容的,我還是想還原他心目中對父親最深的印象,決定調整畫像,讓烈士笑起來。”林宇輝拿起素描筆和橡皮,迅速地改動起來。

  看著“笑起來”的父親,張傳賢忍不住哽咽起來,“1944年就犧牲了,我還不到八歲,今天這是見著親爹了……”“他是個不怕死的人,受了五次傷,那么難都挺過來了,最后一次,沒挺過來,我從小就沒了爹啊。”

  “為國不能為家,為家不能為國”,張安臨的奶奶從小就這樣教育他,如今他們一家四代黨員,兢兢業業,“我爺爺是老共產黨員,是抗戰烈士,為了中華民族的復興,為了中華民族的解放,流盡了最后一滴血。我們更要奮發圖強,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完成爺爺未完成的事業。”

張厚義烈士后代與畫像合影

責任編輯:陳鳳祁

相關推薦 換一換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